无茗夏

论伊瑟小朋友初遇彼得的内心活动。

其他几个人物后续会出现的(如果我能写到那个时候的话。)

伊瑟目前只认识安卡利亚

图像为女主长相。

恋与漫威.伊瑟②玫瑰的小王子。

现在伊瑟和彼得还不熟悉
安卡利亚是媒婆
今天的彼得还没意识到自己未来的女朋友有女朋友的现实
ooc属于我



在中城中学的不远处有一条饮食街,来来往往着年轻的少男少女们嬉戏着,青春的荷尔蒙与清风相互照应着,这又是忙碌一天的结束。

安卡利亚看着面前犹豫不决的彼得,挑挑眉跨步越过彼得,向几乎与阴影融为一体的人打声招呼,人流几乎将他们隔成两个世界,彼得很是怀疑在这个人声鼎沸的地方,对面的人是否听到了安卡莉亚的呼唤声,很快,那个人动了动,回应了彼得的猜想,它敏捷的穿过的人群,来到了安卡利亚的身边,亲昵的挽起她的胳膊,“安。”像是才发现了安卡利亚身边的彼得和内德,疑惑的偏了偏头。

[好,好可爱。]彼得回想起之前,在放学前伊瑟彪悍的表现与此事写成强烈的对比。

“亲爱的伊,这是我的新朋友彼得和内德。”安卡利亚就着伊瑟刚才的动作顺势把她的帽子摘了下来,伊瑟头顶上的头发有一点凌乱,眉毛微微蹙起,虽然稍不满意安卡利亚摘下帽子的行为,但她的眼中始终是无法抹去的依赖,本着爱屋及乌的想法,伊瑟看向彼得和内德的眼神也稍微温和了一点,“你好,我叫伊瑟·葛斯提普。”

[啊!!!女神她告诉我名字了!]这个眼神鼓励了彼得,他兴奋的伸出了右手,“很高兴见到你!还有…”少年羞涩的与自己的女神对望“我叫彼得·帕克。”

“嗯。”伊瑟伸出自己的左手握住了彼得,顿了顿,嘴角扬起一个甜蜜的弧度“我也很高兴见到你。”刀锋被主人收入了鞘中,刀柄上的宝石此时朵朵生辉,冰冷的质感,在阳光的反射下,显得温柔而动人,可惜,这个错觉的温柔只是昙花一现,还没等彼得回过神来,伊瑟就已经扭头向安卡利亚聊起天来,但也不像是聊天,似乎只是一首单纯的向安卡利亚,汇报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

安卡利亚迁就着伊瑟的动作缓缓向前走去,时不时微笑点头,仿佛她带着彼得和内德过来,只是为了让他们和伊瑟见个面而已,原地彼得和内德面面相觑,这个骚操作把他们俩都惊到了。

[怎么办?~>_
[我要是知道该怎么做的话我早就不单着了⊙▽⊙]

最后还是安卡利亚向这两个大男孩发出了邀请,“Hey boy,I know a nice sweet shop. You want to come with me?”

“Yes.”听到安凯利亚的问题后,彼得马上元(奶)气(声)满(奶)满(气)的回答上,“这是我的荣幸。”小跑步的跟在了两名女生的后面,回头内德给彼得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彼得也悄悄地给你的比了一个ok的手势。

彼得走在伊瑟身后闻到了一股香味,就像是伊瑟现在给人的感觉一样,娇艳顺和,一下子也不想挑起任何话题,就这样子静静的看着她的脸庞,她依然在和安卡利亚聊天,灰色的眼瞳想林间清晨的迷雾,安静又生机勃勃。[哦,天哪,我觉得我更喜欢她了。]彼得开始疑惑,为什么在中城中学没有多少人追伊瑟呢?看着两名女生交谈甚欢,一个流传于中城中学的说法不受控制的越入彼得的脑海。

据可靠消息,伊瑟与安卡利亚每天准时准点,在同一个位置上就餐,无论发生什么情况,都不会影响到她们,甚至到现在那两个位置已经成为她们的专属,在学校里的任何休息时间中,就没有人看到过她们两个单独行动过,甚至──有人看见过伊瑟从安卡利亚的房间里出来时脚步浮软,脖子上有可疑的印记。

[打住!]彼得猛的晃了晃自己的脑袋,把这个可怕的念头摇出脑海。[也许她们只是关系真的很好而已。]

安卡利亚好笑的看着身后这个大男孩,俯过头在伊瑟身边悄悄耳语“你猜猜他在想什么?”,伊瑟无奈的看着身边的挚友“安,他是个好孩子。”,安卡利亚翻了个白眼,摊着手。“好吧,女士和先生,我们到了。”

拐了几个街道之后,人明显得少了很多,但仍有不少的人在这里,奇怪的是一家古香古色的中国茶馆里空无一人,紧接着他们就进入了这家店铺。

恋与漫威.伊瑟①玫瑰的小王子

即兴挑战写女儿,
轻扰勿喷,
小白上路。

彼得用一种自以为隐秘的眼神看着自己前排的女生,黑色的长发如狐尾般摆动,一举一动带着锋利刺向周围人的心脏,就像一把还在滴着血的利刃,散发着令所有男性无法抗拒的魅力,蠢蠢欲动想要征服。只见她的指尖轻挑的扫过站在她对面青年的胸膛,眼睛上下扫动评估着面前人的价值。

“Baby, are you satisfied with me?”
女子的手覆向了他的衣领。

“No,”
接下来的动作像是卡顿一般,女子的手忽然用力在众人的眼前把毫无准备的青年压倒在身下。

“You are the son of bitch,little boy.”重拳落下,与她激进的语言不符的是她冷峻的脸庞和青年拥有强壮的体格却反抗不得的行为。但这单方面的虐打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保安就冲进了教室,把两人分开,老师也紧随其后的把他们带走。

[她真帅。]彼得想起刚刚打斗的场面,不由的心跳加速[后天有一场斯塔克科技博览会,如果能约上她的话……]

“嗨,彼得。票送出去了吗?”内德看到自己的好基友一副少年怀春的样子,感到一阵恶寒,连忙问出了自己忧虑了一个上午的问题。

“啊!”一语惊醒梦中人,“可是……”,内德无语的拍了拍好基友的肩膀,无比同情的说:“彼得,伊瑟可是我们中学的一支红玫瑰,如果你不主动点,人家压根不会理你,再这么下去,我们高中毕业人家都不一定会知道你的名字。”

彼得无力的用手捂住自己的双眼“哦,内德,这样子简直糟糕透了。我甚至根本没有勇气跟她上去搭一句话。”内德看着自己的好基友是这副模样,也不指望他能在博览会之前把伊瑟约出去,“我有一个馊主意,还有一个更馊的主意,彼得,你想听哪一个?”一边偷偷瞄着自己的好基友,一边假装高深莫测的端坐着,怕不放心的又加上了一句“我保证伊瑟会答应跟你一起去看博览会。”

“What!”可爱的小奶音瞬间高了八度,彼得眨着自己的湿漉漉的狗狗眼看着自己的好·伪·真损友·内德·基友,“咳咳,低调,我们先低调点。”全班的视线马上集中在了内德和彼得身上,这让内德心虚的咳了两声,“后天学校要组织去博物馆,一般来讲,伊瑟是不会参加这种活动的,但是嘛,众所周知,伊瑟是3011班安卡利亚的守护骑士,连这次打架都是因为那个男生调戏了安卡利亚才被伊瑟教训了,所以说这次去博物馆安卡迪亚会去,所以伊瑟一定会跟着去。”听了内德的一大段话,彼得还是没有抓住重点,依然摸不清头脑的看着内德“所以说……”

“所以说你可以在那段时间里和伊瑟打好关系。”清越的女声在二人组的身后响起,不知何时教室里的人已经走光了,隐约传进来的,只有在操场上男生们打球的声音和女生们的惊呼。

彼得回头别扭的回头看向她,“嗨,安,安卡利亚,你怎么在这里呀?”话一说完,彼得马上就发现了自己话语里的不对,“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索性安卡利亚也不是拘于小节的女生,“别这么紧张,亲爱的彼得。我不过只是在我的花园里看到了一个小家伙,我欣赏他的勇敢与敏锐,他把手伸向了我花园里唯一一朵红玫瑰,我最珍爱的玫瑰,可惜他是如此的年轻和毫无经验,以至于玫瑰上的刺,使他无从下手。”亲昵的语气使不善与年轻女孩交谈的彼得羞红的脸,“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去接我那娇艳的红玫瑰呢?”

安卡利亚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个泛黄的本子,“这是酬金 。”